江苏快3

<form id="zvzxx"></form>

<address id="zvzxx"><listing id="zvzxx"><meter id="zvzxx"></meter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  <em id="zvzxx"></em>

        <form id="zvzxx"></form>

          
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<kbd id='qwert'></kbd><address id='qwert'><style id='qwert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qwert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 > 企業文化 > 活動講話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活動講話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六屆中國企業新媒體年會:宋志平:企業要有互聯網思維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來源:CNBM发布时间:2018/12/27 15:35:31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12月25日,第六届中国企业新媒体年会在京举行,主题聚焦“创想创见新视界——突破与转型”。中国建材集团党委书记、董事长宋志平应邀出席年会,并作为唯一的企业家代表发表演讲。32家中央部委和政府机构代表、49家媒体和互联网平台、105家企业代表、高校学者共聚一堂,展开高端对话。国务院国资委新聞中心主任毛一翔、中国企业联合会常务副会长兼理事长朱宏任、中央网信办网评局副局长姜宝明、中国互联网发展基金会理事长马利等出席年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宋志平在主题演讲中指出,互联网不光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工具,更重要是提供了互联网的思维,改变了企业的运营方式,包括个性化、智能化、服务化,特别是互联网+中的“+”概念。他表示,我们要继续用最新鲜的手段,来讲企业故事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演講全文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企業要有互聯網思維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各位領導、同志們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大家好!今天非常高兴来参加中国企业新媒体年会,我是第一次来到年会。我本来想好好说说新媒体,但会议方让我结合互联网,从更大一点的范畴给大家讲。大家看我头发都白了,60多岁了,我就容易回忆往事,我先讲讲是怎么接触网络的。这对在座很多年轻人来讲,也是一个很好的故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企業觸網經曆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中国建材集团做水泥。水泥怎么讲网络呢?在2000年的时候,我们的口号就叫“水泥+鼠标”,当时说怎么做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的结合,我们的口号叫“水泥+鼠标”。但是今天的口号可能是“水泥+手机”,我们不用鼠标了,用得最多的是手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《第三次浪潮》谈到信息革命。我想到了1983年的時候,三聯出版社出了一本美國預測家阿爾文·托夫勒寫的《第三次浪潮》,當時中央號召學習,我們每人一本《第三次浪潮》。當時讀這個書很時髦,它的核心意思是講農業社會是第一次浪潮,工業社會是第二次浪潮,而信息化社會是第三次浪潮。第三次浪潮和前面兩次浪潮的區別是什麽呢?它在裏面強調信息化將帶來一個個性化的時代。個性化和以前是不一樣的,標准化帶來了標准,大家都用一樣的東西,就是我們講的B2C,工業生産什麽你用什麽。大家未來是C2B,我考慮個性化的需求,我們的工作也是個性化的,它講了這麽一個大邏輯。他認爲第三次浪潮隨著信息化,將改變我們的工作、生活和方方面面。後來計算機發展起來了,在90年代互聯網進入到了我們的視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電子商務進入中國。到了1999年的時候,電子商務來了,先從美國開始。我們在北京開始大規模做電子商務,那時候我到香港,我做的北新建材上市了,1997年上市到香港去。香港當時做電子商務,最早是李澤楷做的盈科數碼,聯想做了一個神州數碼,我們也不甘落後,做了北新數碼。搞了一個中國建材網,我加了一個“總”字,叫中國建材總網,那時候我們很興奮。因爲傳統的銷售是建立在信息不對稱的基礎上的,但是網絡能夠去中介化,能夠信息對稱,極大降低銷售成本。所以建立平台是那時候我們的一個夢想。那時候我在上地買了一棟小樓,從清華雇了幾個學生,就敲敲打打開始了。那時北新建材的股票,因此漲了7個漲停板,當時只要觸網就漲。我們的大本營在哪呢?這些搞互聯網的人在哪見面呢?我們是在香格裏拉大堂裏面。你在大堂裏看,都是網紅,像張朝陽,那時候都在香格裏拉大堂裏喝茶,一人一張網,每個網都出價不菲,賣6000萬、1個億。一見面像對暗號一樣,是B2C還是B2B呀?但是好景不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新千年到來之際互聯網泡沫破滅。到了2000年納斯達克互聯網泡沫的破滅,中國那一場互聯網也進入到了低潮。因爲什麽我們沒有做起來呢?因爲我們遇到了一些實際問題。一個問題是當時沒有移動終端,今天拿的是手機,比我們當時桌上的計算機都要強大得多。你想想假定你在路上開車,要去買點東西,還跑到辦公室找那台計算機。雖然網絡很快,但是工具不夠,所以沒有移動終端。第二,沒有電子結算,那時候的支付手段沒有,沒有電子支付,現在都有了。第三,第三方物流的配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互聯網的邏輯是成立的。當時不具備這個條件,但是當時的電子商務互聯網的邏輯是對的,它的邏輯是沒有錯誤的。大家知道15年之後,馬雲做了淘寶,做了阿裏巴巴。其實也是那個時候起家做的,但是絕大多數人沒有堅持,他還一直堅持做,熬過了最痛苦的時期。也就是這種理想、這種邏輯,這是對的。像中國建材一路過來,也比較早地引入了計算機,工廠裏做ERP(信息管理系統),比較早地搞北新數碼,搞了網絡、電子商務,一路走過來。到了現在大家又在做大數據、智能化、雲計算,現在一路過來。我想想企業這些年,我們跟著互聯網一起來成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企業需要互聯網思維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互联网不只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工具,更重要的是提供了一个互联网的思维。互联网给我们最大的影响还不只是互联网本身,关键是它改变了我们的思考方式,改变了企业的运营方式,这是非常重要的。它改变了什么呢?我想讲几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第一,個性化。过去工厂生产东西是B2C,我生产你来用。你到商场买鞋,你要多大的鞋,试好以后买一双,是这样的工业习惯。现在由于互联网、大数据,可以做到C2B,可以做到给每一个人量身定做。以前没有大数据,是做不到的,所以是让用户满足我们的标准化生产。但我们现在可以满足每一个客戶的个性化需求,这就是今天的工业现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中国建材有一家北新房屋,有3000多个图纸,你可以选一个,也可以自己画一个,我们的工厂就按照你的图纸开始下料。工厂生产过程中,并不知道它是谁家的,因为它是套材的,但是最后做下来、堆在那,你家定的,就到你家安装,一定是你喜欢的那个小房子。这就把大家个性化的需求和企业的大规模生产结合起来了,如果没有互联网、大数据,这点我们是做不到的。现在我们完全可以做到,这就是个性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第二,智能化。過去一個日産5000噸的水泥廠需要2000人,現在只需要50個人。這50人一班倒,都出列排隊,這個工廠還照樣生産。怎麽做到的呢?用大數據、互聯網和智能化,就可以做到這一點。智能化不只是減少了勞動、體力,關鍵是它非常精准。過去我們有看窯工、看火工,後來一人一台計算機,現在這些統統沒有了,完全靠智能化。過去水泥做得最好的,一噸熟料耗費115公斤煤炭,現在智能化的生産線,只用85公斤,一噸就減少了30公斤。我們一年生産5億噸水泥,這是節約了多少噸的煤炭呀?正是通過智能化、大數據才能夠實現。所以今天到中國建材的工廠去看,都是機器人作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第三,从制造业到制造服务业。過去做水泥就是做水泥,現在我們用水泥做到裝配式建築,越來越向用戶這邊傾斜,越來越接近你。過去總是講“互聯網+”,後來講“+互聯網”,“+”的概念很重要,這個“+”就是互聯網思維。所以最重要的是互聯網思維,所以現在“水泥+”“玻璃+”。別人問,玻璃+什麽呢?大家知道5G,5G要來了,5G也有弱點。它的電波穿過水泥的時候會有問題,怎麽解決呢?每個屋子都有窗戶,窗戶有玻璃,在玻璃上把發射系統做在上面,而且是透明的,不影響你看外面,但是能把5G普及到每一個屋子裏面來,這就是“玻璃+”。智能化汽車前面的擋風玻璃上都是一些元件,既透明,還發揮著互聯網的功能,這就是我講的“玻璃+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“水泥+”呢?我刚刚去烟台看了一个水泥厂,一个中等的工厂赚了4.3亿元的税后利润,这不少了。我问,怎么做到的呢?他说,宋总,就是“水泥+”。我说,+了什么呢?他说,+了骨料、固废处理,+了一大堆东西,使得它的利润翻了一番。所以我想“+”的概念,实际上就是一个互联网思维。我们用互联网,但是不要忘了互联网最重要的就是+,互联网可以+我们,我们可以+互联网。同时任何一个产品,都可以+。由于我们+,就增加了服务空间,增加了盈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媒體是好東西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讲到今天的会议,就是新媒体。新媒体有新的力量,像国资小新,其实我是国资小新的粉丝。你看我这么老了,我每天晚上、早晨都要看国资小新,到底国资小新上讲了什么。我们自己搞了一个小料,过去我讲要拥抱互联网,现在我讲要拥抱新媒体。新媒体很厉害,你能以最快的速度得到信息,你能以最快的速度得到新的思想,这是非常重要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新媒體可以最快的速度得到最新的信息。人是有情感和思想的,最重要就是要得到最新的思想。人富有不富有,最重要是有沒有最新的信息。掌握了信息,你才擁有了一切。哪怕你早掌握,就比別人主動得多,因爲這是一個信息社會。用什麽掌握呢?我們有國資小新,我們有微信,微信太厲害了。我們自己有一個“小料”,是中國建材的。有一次我到甘肅永登的水泥廠去,甘肅永登離蘭州還有兩三個小時的路,我跟那些工人聊天,你們怎麽能夠知道中國建材集團所發生的事情呢?中國建材集團有1500家企業遍布在全球,之間是怎麽通的信息呢?有一個職工跟我說,我一聽很高興。他說,我們就是看小料。我們每個人手機上,都有微信公衆號,只要摁下去,就知道中國建材最新的發展。我想起一本書《人的現代化》,人爲什麽現代化?得益于兩點。第一,由于現代化工廠,工廠把人組織化了。過去沒有這樣的組織。第二,得益于電視,由于電視,我們能夠在英國和美國同一時刻看到美國街上的事情。由于電視的傳播,使得人現代化了。今天我們的手機微信,不知比當年電視的傳播速度要快多少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新媒體可以最快的速度傳遞企業理念和要求。作爲企業的領導人來講,我們想的是什麽呢?我們想把我們的理念、要求盡快傳達到每一個員工那兒去,你有什麽辦法傳遞呢?企業的核心理念、文化、戰略、要求,你用什麽辦法傳遞。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小料,就是小新。我前兩天去日本,看完日本以後很有感慨,早上四點鍾睡不著覺,我寫了一篇文章,這篇文章可以在國資小新上看到,叫做《日本還值得我們學習嗎》。我寫了3個小時,寫了3000字,是一個小文章,國資小新把它發出來了。沒想到發出來以後,引起了社會的熱議,3個小時寫了3000字這麽一個小文章,通過國資小新幾十萬人閱讀了這篇文章。也就是我們用什麽方式,能和潛在的讀者、聽衆聯系上,就是通過這種最快的新媒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国资小新带领央企新媒体走在前列。最近我们不光要做微信了,还要进入到抖音。我说,好,我都支持。一看我们是央企,今天的会是国资小新办的。大家一想到央企是什么概念呢?先想到它的规模,还想到它很规范,还想到它很严谨。但是透过国资小新,透过新媒体,你还会想到什么呢?它很前卫、先进、不落后。央企不落后,我们愿意用最新的方式、最新的手段,来宣传企业,来宣传我们的主张。所以我常讲,应该用最新鲜的手段、最好的媒体,来发声,来讲中国故事,来讲央企故事,来讲央企人的故事。我觉得小新做到了这一点,所以我在这儿代表中国建材,非常感谢国资小新这些年,为我们传递思想、为我们交流,它所做的工作和立下的功劳,它的干部们也很能干。央企的微信平台,也都是在国资小新和国资委的新聞中心,在他们的要求和带动下发展起来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我们要拥抱互联网,拥抱新媒体,真的是太好的东西。新媒体、国资小新、小料,微信平台,下一步要做的抖音,都是太好的东西。企业家应该很好地支持这些平台,支持这些平台,就是支持企业自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我就讲到这儿,谢谢大家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(全文下載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媒體報道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六届中国企业新媒体年会 | 宋志平:企業要有互聯網思維